“我不想有中國味!”長大后,澳洲華裔為何才重學小時候丟棄的中文?

首頁 > 國際新聞 > 今日悉尼
來源:今日悉尼 發布日期:2019-12-18 11:11 瀏覽:170次


和很多澳洲華裔一樣,Osmond Chiu小時候也覺得學習中文是一件困難的事情,只能半途而廢。但20多年后,Chiu卻后悔當初沒有好好學習,如今再次學起了中文。


以下為Chiu自訴:

進入課堂學習一門語言總是令人生畏而又奇怪的事情,尤其是20多年前,你曾經因為課程艱難而放棄過。和很多澳洲華裔一樣,父母小時候把我送進中文學校,我的爸爸是香港人,媽媽在臺灣長大,他們用普通話交流。

每個星期六,我都會在當地一所公立學校學習中文,身邊還有5、6個同學和我一樣,當時我們覺得課程很無聊,令人昏昏欲睡。

那個時候,我想和我的朋友一樣,加入籃球隊,周六打球。諷刺的是,其實在家我們也很少使用中文,我的父母都受過高等教育,他們主要用英語和我交流,除了偶爾和海外親戚打電話外,我對中文幾乎不了解。在上中文學校時,我顯得更像外國孩子。

作為20世紀90年代長大的孩子,我不想那么顯眼,希望身上少點“中國味”。正是由于這種抵觸感,讓我這么多年還是說不好普通話,是的,高中畢業后,我就退學了,拼音、說法,尷尬的每周課程很快成了遙遠回憶。

但現在,將近20年后,不夠“澳洲”的煩惱早已蕩然無存,我卻對自己是一個不會說普通話的澳洲華人感到尷尬,無論參加多少次農歷新年慶祝活動,或者讀多少有關中國文化的文章,我依舊無法擺脫那種不懂“中國話”,不懂漢語的感覺。

在第一次去中國的旅行中,我遭受嚴重打擊,因為我無法與周圍人溝通順暢。因此,在過去的18個月里,我每周都會上晚班學習普通話,我媽媽得知后沒說太多話,但我能感受到她既驚訝又高興,她開始更加熱情地向我講普通話和中國文化。和小時候上課的感受不一樣,現在的課程更加多樣化,有的同學是華裔,有的只會說方言,但大家都對學習中文感興趣。

我的態度也與小時候不一樣,我開始做功課,反復練習,最困難的事情是處理不同的音調和發音。令我驚訝的是,非華裔有時候認為我比他們更好,好像我的骨子里就有學習中文的DNA。盡管沒有明顯的壓力,但由于是華人家庭,你確實會覺得學習普通話會更容易。

在悉尼唐人街附近工作,意味著我有更多的機會進行課外練習,比如去中餐廳點餐,會讓我有小小的勝利感。在我工作地點附近的一家餐廳,員工經常用普通話和我打招呼,過去我只能用英文回應,但現在我可以用普通話和他們進行對話。

我也嘗試在與媽媽的對話中增加普通話的使用頻率,即使大多數是中英文混合。第二次學習中文,不僅讓我與父母更加親近,也讓我意識到,他們送我去學校中文,是分享一種我們從哪里來的共鳴。希望下次去中國,澳洲華人的外表,會讓我感覺更自在。

作者Osmond Chiu:NSW Fabians秘書長;工會擔任政策專員,本文譯自Chiu去年8月發布的一篇英文文章。

今日哥推薦閱讀

放假回國行李咋辦?


放朋友家 → 欠人情

租房放置 → 浪費錢

倉儲寄存,省房租,不求人!

取 存 送 一站式服務

粉絲專屬優惠碼:JRXN


長按識碼立即解決行李問題!

  


RECOMMEND
熱點新聞

RECOMMEND
熱點視頻



好看的你點點
論壇
  閱讀原文
支持0次 | 反對0次  
  用戶評論區,文明評論,做文明人!

通行證: *郵箱+888(如:[email protected]

江西微乐麻将官方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