婚姻史:和媽寶男在一起的日子

國際新聞 / 真實故事計劃 來源:真實故事計劃 發布日期:2020-05-20 熱度:265C
敬告:本站部分內容轉載于網絡,若有侵權、侵害您的利益或其他不適宜之處,請聯系我們,本站將立即刪除。
聯系郵箱:2876218132#qq.co m
本頁標題:婚姻史:和媽寶男在一起的日子
本頁地址:http://www.482426.live/49818-1.html


婚姻是妥協的藝術?,F代婚姻里,生不生孩子或者聽不聽父母的話,都會在情感世界劃下裂痕,最后,男男女女會發現,很多問題并非拖延或妥協能解決。
真實故事計劃的 580個故事
故事時間:2008-2020年

故事地點:北京、河北


經過一個互不聯系的春節,再見面時,我和曹東戴著口罩,對視一眼,在民政局大廳沉默地掏出結婚證、戶口本、協議書,準備離婚。
材料齊全,沒有財產分割,大概是知道疫情期間還趕著辦手續的人,再沒補救的可能,辦事員也沒勸我們回家冷靜,利落地蓋章,遞來兩張離婚證。
兩年婚姻在幾分鐘內宣告終結,走到民政局門口,我正想著說些什么作為結束語,曹東突然將一封信和一個口罩塞給我,轉身離開。北方的冬天還很蕭瑟,我拉緊衣領,走在回家路上,擋住了冷風,卻擋不住撲面而來的回憶。
我和曹東相識在12年前,那天同學生日會結束后,大家正坐在院子里聊天,有人提起自己腿毛濃密得像毛褲,一個穿條紋POLO衫,戴黑框眼鏡的男生一撩褲腿,說道:“跟我一比,你的腿毛頂多是個小學生?!彼腥硕急凰旱霉笮?,我看他笑起來有兩顆小虎牙,當即給他起了個“兔子”的外號。
高考結束后,曹東和好友報考了一座海邊小城的學校,第二年復讀結束,我也背上書包投奔他們而去。沿海城市的夏季清涼又熱鬧,啤酒、燒烤貫穿了那段青春,我們組成一個小團隊,每天穿梭于夜市、大排檔中,享受著AA買單帶來的貧窮而真實的快樂。
2014年盛夏,我大學畢業,同時與男友分手,回到了老家。情感受挫使我兩個月瘦了二十斤,爸媽怕我抑郁,堅持帶我去海邊走走。正是在大巴開往碼頭的路上,曹東的QQ頭像跳了起來。
我從聊天中得知,他畢業后去了女友所在的城市,但吵架頻繁,女孩甚至多次對他動手,最終他還是選擇回家,到鄰近的北京發展。我盤算了下,這樣一來,當年小團隊的所有成員又要在家鄉聚齊了。
一只單身狗的日子是苦逼的,但一群單身狗卻可以創造出很多快樂。那兩年,我們一群二十三、四歲的年輕人每逢節假日便從北京回到縣城,燒烤、啤酒、小龍蝦、臺球、足球輪番上陣,甚至將勢力延伸到廣場舞中,肆意揮灑著青春。
單純的“哥們”情誼在2016年夏末有了微妙變化,曹東開始經常找我聊天,了解我的生活和興趣愛好,說些俏皮話逗我開心。那年長陽音樂節,他邀請我一起去看演出,在我興奮地給樂隊拍照時,他就在背后悄悄拍我。
氣氛逐漸曖昧,聊天中他常說“你開心就好”,“你想去哪就去哪”,感受到被寵溺的滋味,同年9月,我們正式確認了戀愛關系。
剛在一起時,和“哥們”牽手感覺還很奇怪,和朋友們吃飯,我們還是習慣性地分開坐。直到一個多月后,我們遛彎到運河邊,他輕輕地抱住我。秋天的傍晚,我能感覺到兩個人心跳都在加速,我們就那樣擁抱著聊天,不知不覺聊了兩個小時。
有了真實的戀愛感覺,我給他的手機號備注改成兩只小兔子表情,又把聊天背景換成了兩只窩在手套里的小兔子。


作者供圖 | 聊天背景



相處三個月后,我們順理成章地見了父母,逐漸從戀愛的慢軌走向婚姻的快軌。感情的甜蜜讓我覺得曹東是要和我共度一生的人,第二年春天,我們便開始裝修自己的小家。
正是在那時,現實的摩擦逐漸加大。裝修期間,曹東的父親開始顯露出“思慮周全”,要求建筑垃圾不能堆放在房間里,拆下的舊門板要送到親戚家,即使運費比舊門板還貴。每次去看新家,他總會打電話或當面告訴我們哪里有問題,等我們答應了他的要求,才會心滿意足地結束指揮。
考慮到曹東的父母老來得子,已經六十多歲,我不想與他們爭辯,但曹東對我的態度逐漸開始變化,他不會再說“你開心就好”,而是變成了“我爸媽說......”
裝修期間,我提出想扔掉浴室里舊的熱水罐,曹東卻在晚上11點發來信息反對。我心里清楚這是他父母的意思,想讓他坦誠一點,說出實話,可他只是不停地指責我固執。爭吵持續了兩個小時,因為這件事,我們兩天沒有聯系。
除了裝修爭執不斷,見過家長后,他還不只一次提起生孩子的話題。事實上,戀愛前曹東就知道我有丁克的想法。那幾年,身邊人家庭變故不斷,親戚家的孩子僅僅七個月大就因先天性心臟病去世,還有年輕的爸爸意外離世,扔下十個月大的兒子。再加上我熱愛自由,不想因生育失去更好的工作機會,想到妊娠紋、身材走形、乳房下垂等苦惱,更加對生孩子沒有任何興趣。
我不止一次告訴曹東,希望他和父母溝通我不想生孩子,如果父母不同意,最好趁早解決,不管是分手還是堅決擺明態度,都能避免以后矛盾升級。但他并不聽我的意見,而是選擇一邊瞞著父母,一邊試圖改變我的想法。
吵吵鬧鬧中,新家已經籌備妥當,我們還是按原計劃走向了婚姻。
登記領證那天,曹東遲到了一個小時,沒刮胡子,還穿著工裝。我沒忍住發了脾氣,他也有些生氣,說著:“就是領個證,有必要穿得多正式嗎?”
那時,我突然察覺到曹東似乎不再愛我了,他只是機械地執行流程,抱著完成任務的心態面對婚姻。最后拗不過我,他還是回家刮了胡子,衣服依舊沒換。
中午兩家人一起吃飯,席間曹東父親喝的有些多,對著我說:“證領完了就好,我想抱孫子都想瘋了”,并且抱起姐姐家的小孩試圖親近。
我對他的言語有些不滿,畢竟才剛剛登記,父母立刻催生不合時宜。曹東媽媽察覺到我臉色不太好,接了句“緩幾年,緩幾年”,但看我的眼光也有些奇怪。
而曹東就像一個局外人,靜靜地看著這一切發生。




婚禮前,我把和曹東的合照做成PPT,想在婚禮上把這場從青澀到成熟的美好愛情講給所有親友。但美好也許都是我一個人的想象,曹東媽媽不停插手我們之間的事情,婚禮前三天,她沒通知我,帶著兒子買了一身紫色西裝和大紅領帶。
我非常不滿他們的做法,見到西裝后第一反應是要再去買一身藍色的。去商場的路上,曹東不理解我的固執,和我大吵起來,又把話題拐到我不想生孩子也是因為固執,不懂體貼父母的感受。
我氣得渾身顫抖,邊哭邊開車,他怕出事故,強迫我把車停在一邊舒緩情緒。最終,我們全程沒有過多交流,買下一身藍色西裝。
見我情緒平復不少,他又提起生孩子的事,我只好放了狠話,“如果你不甘心沒有孩子,婚禮結束第二天就可以辦離婚手續。如果你還想留些時間相處,就堅持三年,那時我還是不想生的話,我們可以在三十歲前離婚”。
曹東沒再說什么,可在三天后的婚禮上,我家親戚囑咐他一定照顧好我,他家親戚卻全都在祝愿“早生貴子”,聽得我格外難受。
婚后半年,曹東還是把自己固定在之前的家里,對新家庭的觀念很是淡薄。他和父母有個微信群,每天都會在群里匯報自己去了哪里,見了什么客戶,而他父母一直在叮囑他吃飯穿衣,甚至天氣稍有變化,都要嘮叨很多遍。
沒結婚時,曹東除了扔垃圾,幾乎不做任何家務,媽媽一手承包了家里所有事情。結婚后,對于做飯這件事,他還是從不插手,我做飯時,他不是在看游戲直播就是在打游戲,飯做好了,連筷子也不拿。我難以忍受自己像個保姆一樣伺候他吃喝,規定只要我做飯,他就要刷碗。
最開始他把碗放到第二天早上刷,后來又拖到第二天晚上,最后直接跟我說做飯太麻煩,不如點外賣吃吧。因為他下班時間不固定,我只能一個人吃飯刷碗,晚上他回來后,我們也不會有過多交流,只是還在一張床上睡覺。
有時我出去應酬,同事問我是否報備,我開玩笑說不用,我和老公是住在一張床上的兄弟。


作者供圖 | 家中日出
平淡的日子還是因為孩子波瀾不斷,周末回家時,曹東父母總會向他施加生孩子的壓力,他回來后就朝我發泄。
偶爾下班后,我心情很好,回家路上都唱著歌,但他總是悶悶不樂,隨便聊上幾句,就會說起媽媽最近心情不太好,莫名其妙地扯到生孩子的話題上。
有時聊起別人家的小孩,我說起朋友生完孩子后,沒有自己的時間,或是得了乳腺炎還想著喂奶,因為看著孩子哭會心疼。曹東會說我是在秀優越感,炫耀自由,標新立異后又去可憐別人。每次聽到這些帶著鄙夷的話,我都很生氣,他完全曲解了我的意思。
我常常問他到底想要什么樣的生活,能不能站起來和我一起面對,既然選擇和我結婚,并且我明確表示過不想生小孩,為什么還是把父母的壓力甩給我?我因為愛他而結婚,不是為了一進門就做生育機器。
曹東卻回答道:“我也很難做,因為我沒有原則,我希望所有人都快樂,別人快樂我就快樂。我不會向著父母說話,也不會向著你,你們都是我愛的人?!?/span>
長久不斷的爭吵磨碎了愛情,我忍不住問他是否真的愛我,還是因為在適婚年齡被父母催促,發現我還單著,就選中了我,畢竟我并不是他一直喜歡的嬌小可愛型女生。他不曾回答。


新婚第一年紀念日,我精心挑了張圖片發到朋友圈,在一堆祝福留言中,曹東媽媽的評論格外扎眼——“一年一無所獲,兩年盼望如意,三年尚且可以,四年說法有一”。
這段話讓我感覺自己仿佛只是個生育機器,可曹東看到后,什么也沒說,于是我決定自己站出來,直面婆婆的催生。
我寫了封四千字的家書,將丁克理由一一講清,希望能祈求他們的理解。反復修改幾次后,按下發送鍵,晚上11點,婆婆回來一條消息:你說的都對,但是我家不接受。
我被她的回復激怒,抓起手機,想打電話給她,問她是否知道這樣一味逼迫,會換來什么結果。
曹東看我情緒激動,一把奪過手機,我蹲在地上哭個不停,只覺得手腳冰涼,心率加快,他跑去買藥時,我兩次差點暈過去,最后吃了十幾顆速效救心丸,才挺過那個夜晚。
家書事件后,家里仿佛變成了一點就炸的火藥桶。那天,我獨自去拔智齒,回家后,刀口還在流血,曹東卻又因為不生孩子的事與我爭辯。我一邊說話一邊用紙巾擦嘴里流出的血,血紙扔了一地,他卻像沒看到一樣,不斷重復著“父母的需求、想法”,直到我抓起床邊的手機朝他扔去。
手機摔在墻上發出巨大聲響,他看到我真的生氣了,試圖過來安慰,我掙脫開,跑到臉盆處吐了一口血,才發現傷口縫針已經在爭吵中崩開。
窗外刮起大風,大樹被吹得東倒西歪,仿佛下一秒就要砸中家里的窗戶。我不想再忍受這樣的生活,便與他商量,如果扛不住父母壓力,可以由他提出離婚。
終于,在我們的世界中孩子的話題消失了。但我和曹東的感情就像被撕開的畫布,原本描摹的美好畫面七零八落,再努力拼湊,也難恢復最初的樣子。
平日下班后我常常把自己關在臥室,曹東要么加班,要么回來在客廳忙工作或者打游戲。到了睡覺時間,我會自己洗漱好躺下睡覺,而他睡得越來越晚,經常一兩點鐘還獨自待在客廳。
我們漸漸不再說話,一言不發的日子持續了三個月,我越來越不想回家,一切都在向離婚的方向走去。
2019年底,我租了一間新房子,開始搬家。收拾衣服時,曹東會站在一旁靜靜看著。那天我最后一次回去拿東西,一邊收拾一邊點了外賣,正吃飯時,曹東回來了。
我們兩個坐在一起吃飯,我忍不住問他“我對你如何”,“對你父母如何”,他都說“很好”。又問到“你父母對我如何”時,他沉默了一會兒,回答道:“很差”。
看我有些哽咽,他自顧自地說起,他曾認真思考過我和他媽掉在水里,到底要先救誰?最終的結果是看誰掉得深一點,就過去救一下,救起這一個,另外一個沉下去,就再去救上來一點。
我說:“但是你忘記了,你根本不會游泳,無法保證自己活下去,又怎么救別人?!?/span>
他低頭不再說話,我終于鼓起勇氣說出結束語:“曹東,你知道嗎,如果你在路邊遇到一只流浪貓,你喜歡它,每天都去喂它撫摸它,最后決定把它帶回家。但是你父母不喜歡它,總是打它罵它,你該做的是去保護這只你帶回家的小貓,而不是教會它忍受挨打?!?/span>
說完這些,我搬光了家里的物品,把鑰匙留在了桌上,默默離開。


作者供圖 | 新租房的窗外
領完離婚證的那天晚上,我打開了曹東留下的信,滿滿三頁,用得還是我當初給他寫詩剩下的信紙。在信里,他說自己在婚姻中有不作為,眼看著事情一步步向壞的方向走去卻沒有阻止,對我有不珍視,也欣賞我的敢愛敢恨,他還愛我,只是真的扛不住父母的壓力。在最后的選擇里,他站在了父母一邊。
信寫于離婚的那個凌晨,他應該徹夜未眠,看完之后,我真的恨不起來他。
其實離婚的當晚,我也給他寫了最后一封信,用光了最后四張信紙,信的末尾,我謄下了陸游寫給妻子的詩句作為告別——“山盟雖在,錦書難托,莫莫莫”。
- END -

撰文 | 李槌
編輯 | 馬延君
第三屆非虛構寫作大賽
為推動非虛構文學的大眾化,我們再度攜手數十家知名影視企業、出版機構和媒體平臺,共同發起第三屆非虛構寫作大賽,尋找這個時代的故事“當事人”。
大賽評委:非虛構作家彼得?海斯勒(中文名何偉)、清華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陳昌鳳、作家袁凌、導演忻鈺坤、編劇雷志龍。
獎項設置:一等獎:中長篇(5萬字以上)1名,獎金10萬元;二等獎:3名,獎金每人2萬元;入圍作品均可獲得優厚稿酬;故事獵手推薦作品入圍,獎勵500元,推薦作品獲獎,獎勵1000元。
投稿郵箱[email protected]




論壇
  閱讀原文
支持0次 | 反對0次  
  用戶評論區,文明評論,做文明人!

通行證: *郵箱+888(如:[email protected]

江西微乐麻将官方网站 36选7新浪走势图 天津11选5开奖 股票黑马k线图 排五预测号专家预测 微信股票散户群 1万炒股一年最多挣多少证券会官网 广东十一选五遗漏规律 极速赛车是哪里的彩票 浙江体彩6 1 河北福彩快三开奖号码